新闻是有分量的

禾多科技创始人倪凯:要做中国本土化的自动驾

2018-02-02 10:05栏目:互联网

1月28日,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与DeepTech深科技主办的EmTech China新兴科技峰会上,禾多科技创始人、CEO倪凯提出,他们要做中国本土化的自动驾驶

倪凯,禾多科技,自动驾驶

禾多科技创始人、CEO倪凯

倪凯表示,现在的汽车发源于德国,后来在20世纪上半期转移到美国,二战后期又转移回欧洲,最后到日本。但现在整个技术中心又慢慢迁移到中国。但其实中国的汽车工业技术并没有达到一个尖端水平,所以自动驾驶汽车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纪中国在整个汽车工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其实在人类的历史上,人的交通工具并不缺乏智能。人的交通工具最开始是马,它有一定的智能能力。因为马不会自己往悬崖里去。而后来出现的汽车并不具备智能能力,所以现在又希望自己的交通工具能具备智能能力。但驾驶其实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驾驶不管在车上还是马上,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中国的交通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环境,所以在中国做自动驾驶这件事会遇到更多挑战。

92%的交通事故都是由于驾驶员的疏忽造成的,如果我们能通过自动驾驶而避免这些交通事故,那么这会带来非常大的社会效益。

自动驾驶技术的级别通常有5个,从L0到L5其技术难度依次增大。现在市场上的产品都是L2水平的,包括大家熟知的特斯拉、奔驰等,基本上还只是一个辅助驾驶系统。现在我们这个行业的研发主要集中在L3、L4的阶段,大家都认为L5级别的太难实现了。

L3级别的汽车在特定的情况下还是需要驾驶员的监督,而L4级别的汽车都不需要人来接管。所以,从性能或者对苛刻环境的要求上,L4比L3要更近一步。但是倪凯认为,现阶段L3级别的汽车已经有很多的市场,因为它也能为用户节省一大部分时间。而且给人保留一定的汽车接管权还是有必要的,因为很多人还是很喜欢驾驶这项娱乐体验的。 

所以,从L3中衍生出了L3.5级别的汽车。L3.5是从L4级别往下研发,而不是从L2级别往上研发。禾多科技做L3.5级别的汽车能更早地实现产品落地,这也意味着数据也会得到更快的积累。”我们希望通过一毫一厘地积累数据去扎扎实实地做好中国的自动驾驶。“ 

倪凯表示,希望通过L3.5汽车在这里重新去定义自动驾驶,升级中国的移动出行。未来L3.5汽车会有两个落地场景。第一是结构化的道路,也就是大家说的高速公路、环路、封闭道路。第二是代客泊车,它区别于普通的自动泊车,因为自动泊车还是需要人来操作。我们说的代客泊车是车能直接自己开到车位上,自己完成整个的停车工作。

最开始的时候,就需要选定一个量产的传感器,需要选定量产的配件去实现最后整个自动驾驶的顺利研发,而不是去做一个没有边界的自动驾驶。 

一个好的自动驾驶产品,倪凯认为有三个必要条件。第一是本土化强。如果在中国做自动驾驶,自动驾驶产品就必须适合中国的路况。第二是可行性强,不可能做一个售价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自动驾驶汽车,禾多科技现在瞄准的目标价位是一两万甚至是几千块。第三,需要聚焦自动驾驶汽车的应用场景,不可能做一个无限场景、无限边界的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汽车如果要快速落地,那么大家或多或少地都要去集成别人的方案,需要深入了解客户的需求,需要积累非常多的工程经验。禾多科技的研发聚焦于整个感知系统,因为现在汽车身上的量产方案基本上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包括相机、毫米波雷达。”我们认为地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资源。所以我们希望基于高精度地图能够做到一个厘米级的定位,然后基于高精度地图做到一个针对自动驾驶的这么一个导航。我们还聚焦于驾驶行为决策,机器要去学习在周围交通环境下如何去做驾驶行为的决策,怎么去做车辆的控制。“

化发布了一个轩辕平台,也是内部自己在使用的自动驾驶的平台,现在把它开放出去,希望支撑整个中国的自动驾驶行业,成为一个行业的研发平台。它主要有3大能力:第一是线控能力。第二,它集成了多种传感器。第三,它有一些定制化模块。场景聚焦于高速公路,它是一个低成本的方案。“我们仅使用量产的传感器和配件,会基于量产的硬件来做整个的技术方案,充分利用了高精度地图的定位导航来实现整个复杂的驾驶。此外,现在也在对我们的自动驾驶汽车做各种上路测试,做特别多的数据采集。因为数据对未来的自动驾驶也是至关重要的。”